民法百科

广告

雄辩实录—苏格拉底在雅典法庭上

2011-11-23 13:09:13 本文行家:杨燕1987

70岁苏格拉底对抗500陪审团,雄辩获胜

此为世界雄辩实录记载,在此摘录供大家欣赏。学习雄辩计较,欣赏口舌之战的畅快。
第一章千古雄辩:       苏格拉底在雅典法庭上

                                   
公元前.. 399年,雅典举行了一次轰动一时的审判。被告人是古希腊伟大
的哲学家和思想家——苏格拉底,他劝导人类虚心求知,同时也毫不客气地
批评当时社会的弊病和达官贵人的腐化堕落,为此,他得罪了雅典上层社会。
雅典公民墨勒图斯等三人对苏格拉底提出起诉,指控他危害社会。罪状有二:
一是信奉异端邪说;二是“腐蚀青年人的心灵”。雅典公众组织为此组织了
500人的庞大陪审团来审判此案。

当时,苏格拉底年已.. 70高龄,他完全有机会离开雅典而保全自己。但他
认为,那是可耻的,他必须为自己辩护。

原告在起诉书中,对苏格拉底本人进行许多指责,苏格拉底指出,这种
指责纯属“谎言”,“几乎没有一句符合事实”。苏格拉底问墨勒图斯:“你
认为应尽量给予我们的青年人以好的影响,这是最主要的事,是吗?”

“是的。”
“那么,请告诉这些尊敬的陪审员,谁给予了青年们比较好的影响。”
墨勒图斯犹豫片刻:“是..法律。”
苏格拉底要他说出具体的人名。
“就是这些尊敬的陪审员,苏格拉底。”
苏格拉底追问道:“这一回答对陪审团所有成员都适用呢,还是只对部分成员适用?”
“对所有陪审团成员都适用。”
“好极了!多么大方的回答。”苏格拉底接着追问,“现在在法庭上的这些旁观者是否也对青年们有好的影响?”
“对,他们对青年人也有好的影响。”
“500人会议成员呢?他们是否也对青年们有好的影响?”
“对, 500人会议成员也对青年拉有好的影响。”
“墨勒图斯,公民大会成员肯定不会腐蚀青年人吧?他们也都对青年人施加好影响吧?”
“当然也对青年人有好的影响。”
“那么,看来除我之外,所有雅典人都在使青年人变好,只有我在使他们道德败坏。你的意思是这样吧?”
“非常正确。”墨勒图斯回答。
全社会只有一个人对青年有害,其余的人竟都对青年有益,这显然是荒谬的。在苏格拉底的紧逼下,墨勒图斯暴露了自己的不诚实。苏格拉底讽刺道:“至少,墨勒图斯从来没有关心过青年人的问题。因为即使是关于马,
人们也知道只有少数人(如驯马师)对之有益,而大多数人对马有害(因为他们只会骑马)。”

苏格拉底又向墨勒图斯发问:“是不是坏人会对经常接触他的人产生坏的影响,好人则会对经常接触他的人产生好的影响?”
“当然没有。”
“那么,当你说我诱惑青年人,败坏了他们的品质,..你认为我是有意这样做的呢,还是无意这样做的?”

墨勒图斯又一次上钩。苏格拉底义正辞严地责问他:“墨勒图斯,你以为我老糊涂了吗?你已经指出,坏人总是对最接近他们的人有坏的影响,好人总是对最接近他们的人有好的影响。我总不至于愚蠢到有意去犯如此严重
的罪行的地步。我不相信我会这么蠢,我想任何人也不会相信的。我说没有对青年人施加坏影响,也不会有意伤害他们,所以你对我在这两方面的指控都不属实。如果我无意中对青年人产生了坏的影响,对这种无意的犯罪,正确的法律程序不是把犯罪者召到法庭,而是私下对他们进行教育的斥责。 ..要知道,法庭是为惩罚而设立的,而不是为教化而设立的。”

在苏格拉底的质问下,墨勒图斯进退两难,非常尴尬。

此时,苏格拉底仿佛有意给他个台阶:“你在起诉书中说得很清楚,说我教唆青年人相信新的神而不信国家所供奉的神;正是这种教唆造成了腐蚀青年的不良后果吧?”

墨勒图斯如获救命稻草:“这正是我的意思。”

“那么,墨勒图斯,以我们共同信奉的神起誓,请你再向我和陪审团把你的意思说得稍清楚一点儿,因为我不清楚你的观点究竟是什么。”

“我认为你根本不信神。”

“你的回答真让我吃惊,墨勒图斯,你这么说的目的是什么呢?奉太阳
和月亮为神是人类的共同信仰,你是否认为我连日神和月神都不相信呢?”

“尊敬的陪审员们,他当然不信,因为他说太阳是石头,月亮是一团土。”

“你是不是在告发阿那克萨哥拉呀?”苏格拉底不无嘲笑他说,“可爱
的墨勒图斯,你也太轻视这些陪审员了吧!难道你以为他们如此孤陋寡闻,
以至不知道克拉佐墨奈的阿那克萨哥拉的著作中充斥了这些理论吗?..老
实告诉我,墨勒图斯,这就是你对我的看法吗?我真的根本不信神吗?”

“对,你根本不信神。”

“你根本证明不了我有罪,..墨勒图斯,世界上有这样的人吗,他只
相信人类的活动,而不相信人类的存在?..我再问,会有这样的人吗,他
不相信有马,却相信马的活动?或者他不相信有音乐家,却相信作曲和演奏?
显然没有这样的人,尊贵的朋友。如果你不想回答,我可以为你,也为这些
尊敬的陪审员作出回答。但下一个问题必须由你来回答:会有这样的人吗,
他相信神奇的活动而不相信神奇的存在物?”

在苏格拉底咄咄逼人的攻势下,墨勒图斯木然回答:“没有这样的人。”

苏格拉底:“在法庭的强制下你作出了一个多么简明的回答!好,那么
你不是断言我相信并教唆他人也相信神奇的活动吗?..在你的证词中你就
是这样郑重宣称的。但如果我相信神奇的活动,我必定也会相信神奇的存在
物。难道不是这样吗?既然你不回答,我就认为你默认了。我们不是认为神
奇的存在物就是神的后裔吗?这么说你同意吗?”

墨勒图斯:“当然同意。”

苏格拉底:“那么,如果你断言我相信神奇的存在物,如果这些神奇的
存在物就是神,我们将得出这样的结论,即:首先说我不信神,然后又说我
信神,因为我相信神奇的存在物。另一方面,如果像人们通常所说的那佯,
这些神奇的存在物是众神与山林水泽的仙女们或其他母亲们的私生子,世界
上有谁会只相信神的子女而不相信神本身呢?这就会像只相信有马驹或驴驹


而不相信有马和驴一样可笑。那么,墨勒图斯,不可避免的结论是,或者是
作为对我的智力测验,或者是再也找不到可指控我的真正罪名,你才对我提
出这样的控告。你说我相信神奇的和神的活动而不相信神奇的存在物和神的
存在,你想以这个极为愚蠢的理由来说服任何稍有理智的人,是绝对不可能
的。”

而不相信有马和驴一样可笑。那么,墨勒图斯,不可避免的结论是,或者是
作为对我的智力测验,或者是再也找不到可指控我的真正罪名,你才对我提
出这样的控告。你说我相信神奇的和神的活动而不相信神奇的存在物和神的
存在,你想以这个极为愚蠢的理由来说服任何稍有理智的人,是绝对不可能
的。”

苏格拉底说:“尊敬的陪审员们,事实上,我感到无须就墨勒图斯的控
告再为自己辩护了,以上所作的辩护已足够充分了。你们很清楚这样一个事
实,这我在前面的辩护中已经说到过,即我招致了大量的敌对情绪。如果说
有什么东西能毁灭我的话,既不是墨勒图斯,也不是安尼图斯,而是众人的
诽谤和妒忌,正是这种敌对情绪能导致我的毁灭。诽谤和妒忌已经给很多无
辜的人带来了不幸,我想,这种情况还会继续下去,我不会是最后一个受害
者。”

苏格拉底宣称,“一个人只要找到了他在生活中的位置,无论这是出于
对自己有利还是出于服从命令,我相信为了荣誉,他会正视危险,不惜付出
生命和一切。”

然而,陪审团表决的结果却是:苏格拉底有罪,判处死刑。

对这一结果,苏格拉底似乎并不感到意外,他高傲地站在雅典法庭上,
义正辞严地作了最后的发言:

“亲爱的雅典同胞们,所剩的时间不多了,你们就要指责那些使雅典城
蒙上污名的人,因为他们把那位智者苏格拉底处死。而那些使你们也蒙上污
名的人坚称我是位智者,其实并不是。如果你们再等一段时间,自然也会看
见终结一生的事情,因为我的年纪也不小了,接近死亡的日子实在也不远了。
但是我并不是要对你们说话,而是要对那些欲置我于死地的人说话。同胞们,
或许你们会以为我被定罪是因为我喜好争辩,其实如果说我好辩的话,那么
只要我认为对的话我或许还可以借此说服你们,并替自己辩护,尚可免除死
刑,其实我并不是因好辩被判罪,而是被控竟敢胆大妄为地向你们宣传异端
邪说,其实那些只不过像平常别人告诉你们的话一样罢了。

但是我不认为,为了避免危险起见,就应该去做不值得一个自由人去做
的事,也不懊恼我用现在这样的方式替自己辩护。我宁可选择死亡,也不愿
因辩护得生存。因为不管是我还是任何其他的人,在审判中或打仗时,利用
各种可能的方法来逃避死亡,都是不对的。在战时,一个人如想逃避死亡,
那么最好的策略是,用他的勇气,他的智慧,去战胜敌人,假如他敢做、敢
说的话。

但是,雅典的同胞啊!逃避死亡并不难,要避免堕落才是难的,因它跑
得比死要快。我,因为上了年纪,动作较慢,所以就被死亡赶上了;而控告
我的人,他们都年轻力壮,富有活力,却被跑得较快的邪恶、腐败追上了。
现在,我因被他们判处死刑而要离开这个世界;但他们却背叛了真理,犯了
邪恶不公之罪。既然我接受处置,他们也应该接受刑罚,这是理所当然之事。

我们更可由此归纳出,死是一种祝福,具有很大的希望。因为死可以表
示两回事:一是,表示死者从此永远消灭,对任何事物不再有任何感觉;二
是,正如我们所说的,人的灵魂因死而改变,由一个地方迁到另一个地方。
如果是前者的话,死者毫无知觉,就像睡觉的人没有做梦,那么死就是一种
奇妙的收获。假如有人选择一个夜晚,睡觉睡得很熟而没做什么梦,然后拿


这个夜晚与其他的晚上或白天相比较,他一定会说,他一生经过的白日或夜
晚没有比这个夜晚过得更好、更愉快的了。我想不只是一个普通人会这样说,
即使是国王也会发现这点的。因此,如果死就是这么一回事的话,我说它是
一种收获;因为,一切的未来只不过像一个无梦的夜晚罢了!

这个夜晚与其他的晚上或白天相比较,他一定会说,他一生经过的白日或夜
晚没有比这个夜晚过得更好、更愉快的了。我想不只是一个普通人会这样说,
即使是国王也会发现这点的。因此,如果死就是这么一回事的话,我说它是
一种收获;因为,一切的未来只不过像一个无梦的夜晚罢了!

但最大的快乐还是在那里花时间研究每个人,像我在这里做的一样,去
发现到底谁是真智者,谁是伪装的智者。判官们啊!谁会失去大好机会不去
研究那个率领大军对抗特洛亚城的人?或是俄底修斯?或是西绪福斯?或是
其他成千上万的人?不管是男是女,我们经常会提到的人。跟他们交谈、联
系,问他们问题,将是最大的快慰。当然了,那里的法官是不判人死刑的,
因为住在那里的人在其他方面是比住在这里的人快乐多了,所以他们是永生
不朽的。

因此,你们这些判官们,要尊敬死,才能满怀希望。要仔细想想这个真
理,对一个好人来讲,没有什么是罪恶的,不管他是活着还是死了,或是他
的事情被神疏忽了。发生在我身上的事并非偶然,对我来讲,现在死了,即
是摆脱一切烦恼,对我更有好处。由于神并没有阻止我,我对置我于死地的
人不再怀恨了,也不反对控告我的人,虽然他们并不是因这个用意而判我罪,
控告我,只是想伤害我,这点他们该受责备。

然而,我要求他们做下面这些事情:如果我的儿子们长大后,置财富或
其他事情于美德之外的话,法官们,处罚他们吧!使他们痛苦,就像我使你
们痛苦一样。如果他们自以为了不起,其实胸中根本无物时,责备他们,就
像我责备你们一样。如果他们没有做应该做的事,同样地责罚他们吧!如果
你们这么做,我和儿子们将自你们的手中得到相同的公平待遇。

已到了我们要分开的时刻了——我将死,而你们还要活下去,但也唯有
上帝知道我们中谁会走向更好的国度。”

【评析】

苏格拉底是哲学家,他的法庭辩护首先充满了哲学思辩的色彩,是为他
的理性生活方式的辩护。对于判罪,对于死,他都是在一种崇高信念的指导
下来认识的。他清楚地知道自己是因为“宣传异端邪说”而被判罪的,但他
不想屈服,更不想辩护。认为这是“不值得一个自由人去做的事”,“宁肯
选择死亡,也不愿因辩护得生存”。他说:“逃避死亡并不难,要避免堕落
才是难的。”崇高的信念,使他在法庭上的辩护悲壮崇高,大义凛然。

苏格拉底也为自己辩护,他反驳了对他的种种指控,手法高明,申辩有
极强的逻辑性和说服力,在论辩方法和语言上也有独到之处。有罪和无罪这
两个概念是抽象的,只有先从具体事实出发才能引出结论。于是苏格拉底先


弄清控告自己的究竟是何罪名,这样的反驳就有了明确的目标。在反驳对手
的命题时,他仍然不从命题本身入手,而是先从浅显的、人人皆知的道理入
手,并用人们熟悉的事物来类比引喻,更见鲜明生动。在与墨勒图斯对辩时,
苏格拉底往往从一些双方可共同接受的前提出发,逐层分析,不断让对方得
出必然如此的结论,最后概括归纳出对方立场的不一致和荒谬之处,一举驳
而胜之,使对方在大庭广众面前理屈词穷,窘态百出。苏格拉底的这种诱导
术,在后来的法庭辩论中常为人们所采用。

弄清控告自己的究竟是何罪名,这样的反驳就有了明确的目标。在反驳对手
的命题时,他仍然不从命题本身入手,而是先从浅显的、人人皆知的道理入
手,并用人们熟悉的事物来类比引喻,更见鲜明生动。在与墨勒图斯对辩时,
苏格拉底往往从一些双方可共同接受的前提出发,逐层分析,不断让对方得
出必然如此的结论,最后概括归纳出对方立场的不一致和荒谬之处,一举驳
而胜之,使对方在大庭广众面前理屈词穷,窘态百出。苏格拉底的这种诱导
术,在后来的法庭辩论中常为人们所采用。


非原创,找不到出处了,此为本人学习时收藏的材料。特此说明

分享:
标签: 民法 欣赏 雄辩 技巧 苏格拉底 | 收藏
参考资料:
[1] 世界雄辩实录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